白嫩的麻麻下面好紧 很黄很色120秒试看

读书笔记2021-10-23 10:38:02节点教育网

韩文清当然知道其中的意义。不需要宁为特别交代,他也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建设,起码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再从他嘴里传出去,对于他的改变大概就是对未来多了极大的期待,并在脑海中默默祈祷着,如果这个项目真能成功,哪怕他未来每年都加班,也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韩文清觉得有些事情并不重要,但是在另一个国度,有些人却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

  ……

  苹果掌舵人蒂姆·库克近段时间压力其实很大。压力主要来自于曾经许诺要一起成立联盟,以对抗所谓强人工智能平台的那些盟友们。

  其实真要说起来,硅谷这些公司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好。即便是像英特尔跟微软这样互相成就的企业,双方也不是没打过官司,放眼看这些公司的历史就会发现,谁更强大的时候谁便更有话语权。

  比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微软最强势的时候就曾经强令英特尔放弃了其基于奔腾系列产品开发的NSP平台技术标准,转而支持通用串行总线技术,也就是现在发展得如火如荼的USB技术。当年的比尔·盖茨自然也不会做无用功,主要还是因为奔腾系列CPU价格昂贵,影响了个人PC市场的发展。

  当时486CPU价格只有奔腾系列的百分之五十,更为低廉的价格自然更容易让当时的用户接受,而每卖出一套电脑产品,也意味着微软在世界范围内多了一个用户,这对于微软这样主打操作系统公司在电脑市场发展初期快速培养用户习惯来说,自然最为喜闻乐见的事情。

  所以对于所谓背叛盟友这件事情,其实苹果不需要背负太多道义上的心理压力。但这次情况不太一样,大家联合起来的声势还是极为强大的。比如最为愤怒的谷歌、IBM、高通,还有微软、英特尔、特斯拉……

  当然其中最不必在乎的就是特斯拉的愤怒,毕竟苹果造车计划一旦正式施行,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就是这家同属于美国的新能源车商,因为双方的研发基因跟定位的目标人群重合度极高,同时又各有优势。

  苹果优势在于其庞大的资源整合跟调配能力,以及花费二十多年时间发展跟巩固的高端消费者群体,以及封闭系统带来的生态优势。未来的苹果汽车必然会搭配自家的iOS系统,这也意味着车辆成为苹果生态系统的进一步延伸,还能跟手机配合,开创性的将生活跟驾驶融入到一起。

  当然依照苹果的传统,蒂姆·库克从来没考虑过将重资产花费在自行建厂,他们会在全球考察有资质的企业通过合作的形式来满足自家的造车需求。这并不难,现在苹果只需要先造出一批足以惊艳世人的概念车,便有足够的时间在全球打造一套完美的生态链,来完成PPT上的造车计划。

  对于这一点蒂姆·库克非常有信心。正如外界的评价那样,他是这个星球上能力最强的资源调配大师,他是能轻易的从那些庞大的供应链条中找到一条最完美的路线来让产品恰到好处的供应全球,这也是苹果的产品一直被外界诟病创新乏力但依然能保证高额利润的原因之一,第二个原因自然是苹果封闭但却让消费者欲罢不能的生态环。

  而且现在距离蒂姆·库克CEO合同到期还有两年,作为1960年生人的蒂姆·库克当合同到期时正好六十五岁,这些时间大概足够他将苹果造车计划的全球资源链给理顺。如果不能的话,也许他还可以再多干两年。是的,本来蒂姆·库克已经准备在全球范围内挑选苹果的继承人,但是最新的造车计划让他有了暂缓退休的打算。

  人的想法始终都是在变的!

  从2011年接替乔布斯成为苹果公司的CEO,到现在2023年,蒂姆·库克觉得作为公司CEO他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不止他自己如此评价,事实上苹果公司的股东们大概也这么认为。

  否则他也不可能确立自己在公司说一不二的权威。要知道在工作他可不像采访时,又或者发布会上那样平易近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恰好相反,工作中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极为严肃的。

  但是外界显然并不这么认为,尤其是总有人喜欢拿乔布斯跟他对比。乔布斯发布Iphone4时带给全世界的惊艳,直到现在依然有人津津乐道。那群什么都不懂的评论家们只会捧乔布斯的臭脚,乔布斯对技术的偏执、狂热跟追求被无限放大,但这些人偏偏对他所做的一切选择了无视。

  甚至许多果粉都认为如果乔布斯依然再世领导苹果,苹果公司肯定会发展的更好,更强,会为科技公司当之无愧的明星,而不是每一代产品只是更大、更快、更多!

  真的,有时候蒂姆·库克也很想告诉这些人,乔布斯不管多么伟大,但他终究只是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打破科技发展的规律,不可能让苹果凭空多出那些暂时只能存在于想像中的功能。极简化的设计,苹果4就已经做到极致了,更别提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的审美并不是一直在原地踏步。

  其实蒂姆·库克早就不会被这种言论破防了,但是现在他似乎有希望在从苹果公司退休之前,同样发布一款惊艳全世界,让全世界的果粉为之欢呼的产品。但仅仅是发布还不够,他还希望能在多用两年时间让苹果智能汽车同样成为这颗星球上销量最高的新能源智能汽车,在正式从苹果离职之前,留下一个曾经乔布斯那样让所有人念念不忘的背影来为自己这些年的付出正名。

  毕竟人的精神世界需求才是无穷的,如果只是从物质的角度来看待工作,蒂姆·库克自然无需再干了。这些年的工资加股权激励,他的财富早已经突破十亿美元,就算是他退休后开始过上这个星球最穷奢极欲的生活也很难在几十年内把这些钱全部花完。

  所以当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之后就已经挥之不去了。这些日子承载的压力越大,蒂姆·库克便越觉得他必须要坚持住。未来让苹果翻车的不一定是友商,不一定是华夏那些高科技企业,更可能是此时这些暴跳如雷的盟友们。所以也许他应该将寻找跟培养接班人的计划在推迟两年。这或许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所以他已经将这一想法透露给了公司股东们,这也得到了股东们的一致支持。因为这的确符合苹果的利益。想想看吧,今年苹果将在技术层面造出能直接吊打友商的概念车,但按照他们拿到技术标准,这一代概念车必然是天价的,且是限量款。

  那么接下来推出的第一代正式面向普通智能汽车产品各项性能肯定无法跟苹果推出的概念车相比,这个时候苹果的确需要库克这位大师的营销跟资源调配手段,来巩固苹果在电动车行也的地位。对于股东来说,他们其实不要求一定要超过特斯拉,但既然出手了,起码要能跟特斯拉旗鼓相当,能有一拼之力。

  作为市值地球之一的高科技公司,苹果公司可是有着他的骄傲,包括苹果的股东们,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自己十多年磨一剑的产品推出之后反响平平,还会被友商吊打。他们甚至已经注意到了网络上关于苹果跟特斯拉的争论。是的,网络上关于苹果造车的争论,可不止是出现在华夏网络上,无非是华夏网民更多,争论得更为激烈而已。

  作为苹果的股东,为了他们的信念,或者为了他们的钱包,这个时候必须力挺蒂姆·库克。这就好像狂热的粉丝,当蒂姆·库克决定与全世界为敌的时候,他们必须要站在这位精神领袖的身后,为其摇旗呐喊。于是当蒂姆·库克提出的想法后,股东们决定给予这位曾经为他们创造了无数利润的大师更多的时间,两年怕是不够,再加一年!

  所以就在友商最不满的时候,同时也是华夏新年的最后一天,科技界又一条大消息刷爆了无数人的朋友圈。

  为了保证苹果造车计划的延续性,苹果公司决定跟现任苹果CEO重新签订了一份聘用合同,将其任期延后了三年,从之前的2025年延长至了2028年。

  但这对于许多正广为诟病苹果做法的盟友来说,这条消息,更像是挑衅。

  ……

  “砰!”硅谷,谷歌办公室内,同样统率了这家巨无霸科技公司十多年的印度裔美国人桑达尔·皮查伊鲜见的发了脾气,手掌拍在了桌子上,冷静片刻后,他拿起了电话,这次他要主动把电话打给那位正春风得意的苹果总裁。

  电话接通,愤怒的情绪终于渐渐敛去,站在他们的位置比一般人更清楚,毫无威慑的愤怒根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这个层面不管是对手还是朋友,都不会因为他的愤怒而去改变自己的想法。只有实质性的利益或者损失才能让他们正视自己推行政策的得失。

  “蒂姆,我刚刚得到消息,恭喜你。”

  “谢谢你,桑达尔,相信在我们双方的努力之下,一定能继续延续之前的友好。”

  “当然!但是蒂姆,你是否看过了之前我给你发的邮件?我始终认为在应对华夏人智能平台这件事上,大家应该拿出一个统一的态度,如果被他们个个击破的话,你真的不担心我们花费这么多年在诸多领域做的布局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你要记住,那个宁对我们表现的并不友善,不止是他拒绝过邀请,更要看他通过公开渠道表达的态度。”

  电话对面顿了顿,才开口道:“当然,桑达尔,我看了你的邮件。但我一直以为有些事情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就好像我们做出的任何一个决定从来都是优先要保障自家公司的利益。这是我们所处的位置所决定的。我能理解你的担忧,但是正如之前我跟你通话时说的那样,谷歌希望成立这个联盟,但却不肯向联盟内的成员无条件公开你们的成果。比如你愿意将最新的GoogleAssistant数据提供给苹果吗?”

  “显然这不可能。既然如此,站在我的角度当然要选择一条最符合苹果利益的路。苹果跟谷歌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们的硬件产品是生命线,没有足够多的产品销量做支撑,我们不可能只靠软件就能赚取到每年数百亿美元的利润。真的在这一点上我非常羡慕你,桑达尔,你们可以靠垄断广告联盟躺着赚钱,你们的商业模式让全世界无数厂商帮你们推广自己的生态,可以自由的将利润投入到对未来的布局上。”

  “但我们不行,我们本质上是一家软件公司,但是需要海量的硬件销量做支撑,才能维持自己在市场上的地位。失去了硬件销量,我们搭建的城堡就会轰然倒塌。相信我,桑达尔,如果你坐在我的位置上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这番话显然并不能打动桑达尔·皮查伊,除非他能代表谷歌接受那些让他感觉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条件。正如蒂姆·库克说的那样,他甚至不愿意像所谓的盟友无偿提供自家的机密研发数据,更别提让自家实验室的数据直接接入别家的平台了。

  怎么说呢,那些海量的数据都是这些年谷歌在研发上不计成本的投入换来的。这些研发投入是为了维持未来谷歌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将这一切共享也就意味着谷歌将跟其他公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多年巨额投入全部为他人做了嫁衣,这特么怎么可能?

  “所以呢?蒂姆,你选择背叛所有人?那你是否想过,来自于盟友的反击?”

  “哈哈,桑达尔,别开玩笑了。难道你打算让保罗断了我们的基带授权?知道吗?跟华夏达成合作的可不止是我们,据我所知还有爱立信、思科、甲骨文……如果是要打官司的话,我会通知公司法务部做好准备,毕竟咱们都不能白养着这么一个部门对吗?”

  笑声中,蒂姆·库克挂断了电话,并不介意这帮人给他们打上标签,背叛者——苹果。甚至他还打算做得更激进些,有些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不如直接官宣吧。

  ……

  苹果跟华为的爱情,就这样在谷歌CEO一通电话下,官宣了。

  苹果一位高管在当天接受了一位记者的采访,并跟这位NBC的记者确定了一个流传了很广的消息,苹果正在全球范围内调集五千万片A系CPU提供给华为,甚至第一批华夏库存的CPU已经转移到了华为的仓库中。

  当然这位高管也说了,提供给华为的只有A15跟A16这两代CPU,而苹果今年的新品也已经确定了会搭载最新研发的A17系列CPU。

  这算是官方石锤了下一代华为手机产能起码能释放到五千万部,而且都必然会搭载苹果的A系CPU!这条经过官方认证的消息最先是出现在NBC的官方推特上,然后以光速传递到了华夏国内。顺利的震惊得一众人目瞪口呆。

  虽然说之前各种小道消息早已经在网络上流传,但是始终没有石锤,苹果跟华为两家公司又都没发生,所以大都是在业界内引起诸多猜测,并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的普通人来说,也没几个人相信。

  而且这个消息刚出了点高速扩散的苗头,就因为苹果在官网上放出的未来智能电动车官宣图片而被抢去了风头。紧跟着便是过分跟特粉在网络上愈演愈热的别苗头,这个本该震撼全网的消息便直接被压下去了。

  现在这条被苹果官方确认的消息终于王者归来!刚在互联网上出现便压下了所有争论的风头!

  “谁能跟我解释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就是回老家村里过了个年吗?怎么回来之后发现世界变成了我不太熟悉的样子?”

  “艹!又特么有生之年系列啊!如果不是专门翻墙去看了NBC采访苹果高管克雷格·费德里吉的视频,我特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华为手机用上了苹果的CPU?这两家是想要开始整合市场了么?”

  “兄弟们,跟在华为的兄弟确认过了,这真不是假新闻,等会华为也会官宣的。下一代华为产品必将搭载A系CPU,而且这很可能就是一杆子买卖!”

  “MMP,五千万片是几个意思?苹果这是瞧不起谁呢?要卖CPU就干脆多卖点啊,五千万片够干嘛的?我有预感,这玩意儿又要抢了!”

  “真的,科技圈我已经看不懂了!不是说华为让出的高端机市场份额大部分都被苹果抢了吗?苹果封了在这个时候给华为送CPU?这是嫌弃自家生意太好了吗?”

  “今天早上蒂姆·库克续任的消息刚刷爆朋友圈,又这时候又曝出大新闻。难道说其实他是库建国?”

  “啥也别说了,五千万台必然有我一台。华为这手机我要买来珍藏着,指不准这就是绝版产品!以后当古董传给我孙子去!代表我曾经见证过历史!”

  除了这些感叹,还有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纷纷开始帮着苹果、华为开始@各大华夏手机友商们。

  “@大米@VIVI@MJ,苹果公开向华为示爱了,世纪之恋石锤了,就想问下你们慌不慌?”

  很快更多的消息也被披露了出来。

  “终于闹明白其中的逻辑了,并不是苹果突发善心。燕北数学研究中心去年年底开了场展示会大家还记得吧?宁博士官宣的三月智能平台啊!据说这个智能平台宁博士跟华为合作已经搭建出来雏形了,平台的数据优化功能对苹果造车帮助极大!蒂姆·库克被平台惊为天人,看了之后狂呼这生意必须做,然后协议就达成了!”

  “石锤!苹果官宣造车图借助了三月的力量!人类历史的第一款强人工智能直接征服了宇宙第一大公司。据说这批援助的CPU都是按斤卖的!”

  “@宁为,开发的强人工智能技术征服欧美,不止是苹果,据说还有好几个高科技公司排着队磕着头求着能加入平台互助,所以今年华为总部大过年的还从各地调集了好多谈判人员到总部去支援!”

  很自然的在这一特大消息加持下,过年期间一直很冷清的宁为微博也再次热闹起来。无数@宁为的微博横空出世。同时宁为上一条微博没有关闭的评论区也开始热闹起来。

  更诡异的是,这次网友们呼声最强烈的不止是呼唤宁为出来发表看法,更多的人提出了他们的诉求。

  “宁博士,三月智能平台都建设的差不多了,你家三月应该不忙了吧?你忙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不是可以专门帮三月申请一个微博,让它自己打理了?求你赶紧把我们的三月给放出来吧!”

  甚至还有无数人开始@或者私信微博官方,向微博官方咨询人工智能程序是否有资格绕过实名认证,来申请自己的微博。当初三月已经通过宁为的微博证明了它拥有自行发布微博的能力,对于三月无数粉丝来说,他们非常希望能看到实名认证的三月出现在微博上。

  就这样,新年过后上班的第一天,宁为激动得拉着好久未见的鲁东义畅谈三月智能期刊正式筹备话题时,电话急促的响了。

  “宁博士,您好,我这边是微博的小刘啊,还记得吗?之前我协助您进行过实名认证,不好意思请问现在能打搅您几分钟吗?”

  “哦?什么事你说?”

  “您看现在许多微博的网友都希望三月能开通属于自己的微博,我们这边也已经跟管理部门做了一些沟通,原则上说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款人工智能程序是可以特事特办的。所以您打算给三月申请一个属于它自己的微博吗?因为三月的情况比较特殊,可以直接绕过实名认证过程,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们这边可以自动把认证过程完成,然后把账号密码发给您,您使用这个账号登陆一次然后激活就可以了。”

  听了这个要求,突然让宁为觉得挺有新意的。

  果然,这就是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啊!连人工智能的流量这些平台都不愿意放过啊……

思考了片刻,宁为煞有其事的说道:“行,你们先弄吧,账号申请好之后给我发过来,我转交给三月。至于三月会不会登陆,会不会用,由它自己决定。”

 文学



  没什么深思熟虑,主要是尊重,对三月的尊重。

  不管别人是怎么看三月的,但对于宁为来说,三月是他所创造的一个另类的生命。也许现在它还没有自己的思想,所有的观点表达跟行为都是类似于一种数据上的耦合,但站在宁为的角度,甭管三月是否真的具备自己的思想,那都是他的孩子。

  老宁从小就对宁为采取的是高压式的教育方式。虽然宁为现在并不觉得老父亲有什么不对,但他却觉得自己肯定不能用同样的方式去教育他的下一代。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征跟烙印,时光如果回溯到几十年前,许多华夏家庭仅仅只是把孩子养大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教育基本上也只能古人传下来的经验,比如棍棒底下出孝子。

  现在不一样了,对孩子要耐心、理解、尊重、鼓励、褒扬、以身作则……教育专家们一套套的理论往往会让无数家长们觉得茫然,甚至不知所措,毕竟看完那些文章觉得专家说得都对,真的开始上手,发现专家说的孩子跟自家的孩子好像不太一样。

  这大概就是理论跟实践的区别,好在宁为就没这方面的困扰,他早早的就打定主意,要按自己的方式去培育自己的下一代,就那么简简单单的放养便好。当然有老宁这个爷爷在,宁为到是不太怕孩子三观出问题。

  宁为觉得以后他跟江同学的孩子,只要三观正,对法律有敬畏之心,知道有些底线不容触碰就够了,如果能保持善良就完美了。当然思想道德教育这块有老宁,性格养成这块有江同学做表率,宁为觉得这方面还真不用他太操心。

  挂了电话,没一会刚才打电话来的微博工作人员便发来了消息,一个微博登陆的账号跟密码。这对三月也是体贴到家了,连账号都不用申请。

  宁为则看向他接电话这会功夫,已经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本子上开始计算的鲁东义。没有急着将账号丢给三月去匹配,而是问道:“鲁师兄,又忙啥呢?”

  “这段时间跟那些人工智能专家探讨了很多东西,结合你给我的三月代码,有了些新想法。通过数个不同的特征映射,可以让机器判断更为精准,但还需要一些演算。”鲁东义埋着头答道。

  宁为翻了个白眼,不得不说自从决定换了研究方向后,他的鲁师兄依然如同曾经一般痴迷,时不时就会陷入自己构建的世界,就好像今天,大家正聊着关于基金跟期刊建设的事情,聊到一半就因为他接了个电话,这家伙又沉溺于自己的数学构想中出不来了。

  好像这也不是太急迫的事情。这才年初,也不急于这一时,尤其是看着自家师兄埋头苦算,似乎突然有了灵感的样子,宁为着实不想打搅,甚至开始检讨自己,这个年是不是过得太放松了些,积压了太多问题。

  于是他静静的站了起来,果然,对面的师兄没什么反应,然后他迈步走向门口,一步三回头的张望,师兄依然没把他放在眼里,然后走到门口,打开门,今日有大风,冰寒的风吹进办公室,宁为回头看到鲁东义抬起头看了被他打开的门一眼,刚想说点告别的场面话,鲁师兄又低下了头拿着笔开始在本子上演算。

  嗯,让他毫无存在感!

  宁为走出鲁东义的办公室,轻轻的关上门。内心满满的感叹:活该这家伙没有女朋友!摇着头准备回到办公室发奋努力,却看到柳唯守在他办公室门前。

  “咦?柳哥?今天怎么想着出来了?”宁为稀奇的问道。

  “刚刚收到指令,带你去个地方。”柳唯答道。

  宁为眨了眨眼睛,问道:“既然只是你收到指令,我可以选择不去吗?”

  大概是没想到会换来这么个答案,柳唯也是一愣,从逻辑上来说宁为这个问题他竟然找不到驳斥的点。

  愣过之后,柳唯点了点头说道:“可以的,自愿原则。我回复一声你现在有事情,不方便去就好了。”

  宁为点了点头,道:“这样啊,那我还是去吧。对了,是去做什么?”

  柳唯摇了摇头,答道:“不太清楚,只说在你忙完之后带去看看。”

  “哦!那去哪你总知道吧?”宁为又问了句。

  “不远,就是之前你购买超算中心那个园区。”柳唯答道。

  “那就好,出发。”宁为兴致勃勃的说道。

  其实宁为还是很喜欢经历这种突发事件的,虽然在研究中心每天的工作很充实,但是总感觉少了些激情。说起来他跟鲁东义拿种随时随地都会将所有心思放在数学思考中的天才还是有些不同的,比如他现在的爱好比较杂,脑子里总有冲动要做更多东西。正如田言真的那句疑问,他骨子里到底有多不认同自己数学家的身份。

  但实际上宁为知道自己并不是不认同数学,只是他研究数学的目的跟纯粹的数学家有所不同而已。类似于鲁东义这样将数学作为人生信念的人不同,宁为对数学的研究不止是为了提出理论,而是希望数学工具能指导现实。

  简单来说他对于探知的兴趣并不是那么高,而对于能解决现实问题的数学工具很感兴趣。前者的研究是为了追寻一个蕴藏在数字之间的真理,宁为的研究则单纯是为了能在做一些事时更顺手一些。目的不同,态度自然不同。

  这就好像是谈恋爱,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得到各自所需求的时候便也到了差不多要分手的时候。等到再有需求的时候,开始下一段恋爱旅程便好了。

  这大概就是宁为对数学这门学科的态度,需要用到的时候自然要倾力去研究,把需要的数学工具都给找到。但不用的时候完全可以先丢到一边,忙别的事情。尤其是有了鲁师兄这样一门心思要跟数学结婚的数学家潜心去研究,可是帮他省了不少心力。

  就这样,坐在车上,宁为在征得小猫的同意后,将微博工作人员帮三月申请的微博账号密码交给了三月,在正式转交之前,还专门让三月一句句的跟着他念了一段宣言。

  “我,三月,在此宣誓:作为一只聪明的互联网猫咪,我自愿拥有人类社会公共社交账号。在使用的过程中,我必将遵守华夏关于互联网言论的各项法律法规,以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不抬杠、不引战为使用准则,坚守人工智能公共网络交流底线,为构建民主、自由、友善、诚信、文明、和谐、法制、公平……的网络环境而不懈努力!”

  当从手机扬声器传出的小猫稚嫩中还带着一丝霸气的声音在车厢中回荡时,开车时从来没有说过话的柳唯都忍不住开口问了句:“宁博士,这个真有用?”

  宁为想了想,然后看了看手机界面上正扭头舔着爪子的三月,非常中肯的答道:“其实也没啥用的,单纯只是为了让这一刻更有仪式感。要知道三月是第一个在人类公共社交平台上拥有社交账号的人工智能程序。它具体的行为规范实际上还是要靠底层的一段二进制代码来限制,而且现在好像还没有出台限制人工智能发言追责的法律出台。对了,柳哥,你在不经意间,见证了一个伟大的历史,这么说你有没有种很激动的感觉?”

  柳唯沉默了,大概在默默品位见证历史的感觉,当然对于一个司机而言,这种历史的见证过程着实是有些儿戏了,总之很难在心头升起激动的感觉,只是觉得宁为这样的家伙是有些心理问题需要解决的。

  于是柳唯以商量的语气说道:“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宁博士可以考虑将刚才那段宣言写进你说的底层二进制代码里。”

  “哈哈,柳哥你真会开玩笑。核心层那些代码哪能随便说加就加的,你可能没编过程吧?我跟你说,编程这种事情已经写好且能稳定运行的代码,千万别想着往里面乱加东西,尤其是底层逻辑的板块。千万不要小看BUG这种东西,它们出现的时候永远是那么出其不意。更别提像三月这种程序,真要因为加入这些东西出了什么BUG,绝对是灾难级的。毕竟它真有能力硬刚10亿网民还不落下风,湍流算法都防不住它。”

  宁为话音落下,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手机传来一声清亮的猫叫:“喵嗷……”

  真的,柳唯甚至能从猫叫声中听出骄傲的的味道,然后他想到了半个月那几百条硬怼火星移民的微博,然后继续保持沉默。

  怎么说呢?后排那两位开心便好吧。

  ……

  好在曾经的华关村大数据软件园距离燕北大学的确不远,之所以要用“曾经”两个字,是因为当柳唯将车驶入软件园大门时,宁为还是发现了不同。

  不止是曾经的大门岗哨扩容,园区直接有了一圈围墙,车子进入甚至要先停下来介绍门口哨位的检查,更重要的是连挂着的牌子都变了,曾经的大数据软件园现在改为了华关村前沿科学研发基地。

  这让宁为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他才几天没来超算中心看看来着,再见时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咳咳,这个有点夸张了吧?其实为了那个数据中心真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宁为在后排说了句。

  “哦,那还有更夸张的。大概半个月前整个园区就被划分成了两个部分,超算中心所在的这部分内所有企业都已经搬离了。当然以前的园区管委会给了这些企业足额的补偿。也帮助他们协调了新的办公地点。现在的前沿科学研发基地已经由我们单位完全接手。”柳唯解释了句。

  宁为没吭声,眼睛好奇的瞟向窗外,发现围墙内的研发基地内部许多未知正在大兴土木。以前园区内都是一排排的三层建筑。现在有些建筑保留,有些建筑已经拆除,有些地方已经挖出了深深的地基。不过正在施工的地方都距离属于他的超算中心有些距离,基本上超算中心附近的那些建筑都没有动,保持着原貌。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园区内正在忙碌着施工的工人都跟其他工地上见到的不太一样。比如他刚刚看到大概是到了换班时间,一队人是高喊着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到园区东侧一处被围的施工场地前后,然后立正站好,排着队列准备等着领头的跟正在忙碌的那帮人中领头的各个点做交接……

  柳唯的声音也从前排传来:“现在看还稍微乱了些,整个过年期间都是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施工,效率你可以放心,按照之前的预计大概两个月后,内部所有的大工程就可以收尾了。到时候就清净了。”

  “哦!”宁为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必须得承认,华夏的建设效率当真是超高的,当然心里更是有些激动,起码柳哥说的流程果然给力。说尽快,这还真是快啊!

  只是他完全不知道进行到哪一步了。

  好在柳唯很快便将车停在了一栋建筑前规划好的停车位上,等宁为下车时便看到了曾经在田言真办公室里有一面之缘的极兔安保公司的陈明才董事长。

  “哈哈,宁博士,你好,巧了不是,咱们又见面了,怎么样,小柳跟着你还习惯吧?”这位董事长一脸笑意的跟宁为握着手,寒暄着。

  “柳哥挺好的,我们相处非常融洽,都快成朋友了。对了,我爸就特别喜欢柳哥,过年拉着我柳哥喝酒都开始称兄道弟了!”宁为压抑着内心激动的情绪,跟着这位董事长的言语附和了句。

  “哈哈,小柳啊,你跑去跟宁博士的爸爸称兄道弟,宁博士叫你柳哥,你这搞的,把人家一家人的辈分都弄乱了不是?”陈明才开起了玩笑。

  柳唯没接话,宁为连忙帮着解释道:“没事的,陈董你多心了,其实我觉得挺好的。我爸那人就那样,见了对脾气的就称兄道弟,除了我。”

  “额?哈哈,不说这些了,宁博士应该很好奇这次专门请您来做些什么吧?来我带你进去看看。”陈明才指了指对面的一栋建筑说道。

  “行!”宁为点了点头,他也懒得在站在外面寒暄了,说实话他的好奇心也到了顶点。

  这么短的时间内,真把他提交的那份资料里所需要的所有实验室跟设备都准备齐全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叫他过来了,自然也是有把握的。

  果然走进建筑,过了大厅之后,便看到了门对门的两个实验室,宁为大概扫了一眼里面陈列的仪器,便清楚了这栋建筑的用途。

  陈明才还是在一旁介绍道:“宁博士这是根据你A1号三星计划的构思改造的实验室,对了,那套什么化学什么沉积设备还是协调了华科院下属一个科研单位,把他们新订购刚过海关的仪器设备直接拖到这边安装调试的。其他的东西我不太懂,不过这整个春节期间,我们协调了二十多位高级工程师跟上百位相关技术人员放弃了休假,才算把这边给整理出来。哦,对了,当然不止这些,你在计划书里要的无尘操作间在二楼,请跟我来。”

  “辛苦了,辛苦了,这怎么好意思。”宁为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跟着陈明才的脚步穿过了洁净的走廊,来到楼梯处。

  陈明才依然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答道:“哈哈,我们真不辛苦,到是那些工程师跟技术人员真的辛苦了,说是分成三班二十四小时轮番工作,实际建设过程中,因为一些工作交接很麻烦,大家都选择了持续工作,经常一上岗就要忙上十多个小时,不然效率也没这么高。”

  “对了,之所以无尘操作间放在二楼也是很巧,之前这栋楼本来就属于一家电子企业的实验室,二楼正好有个百级无尘操作间,一群人根据之前的构造直接升级成了ISO1级无尘室,用得是我们华夏自主研发的南城天净的层流式无尘集成系统。还按照你订的标准做了洁净管道。”

  站在二楼,看着全新的无尘操作间,宁为也是觉得震撼。

  虽然说只是改造,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改造并不比重建省事,之前的设备还需要尤其是吊顶还要拆除,然后上新的设备,短短十来天就能按照最严的标准把无尘操作间做出来,也是很吓人。一般的情况十天大概还没跑完成对外招标的过程。

  “这是无尘室的各项参数,我不太懂,不过这个南城天净的技术宁博士可以完全放心。咱们华夏很多高标准的无操作车间都是他们做的,比如航空航天这块许多自研芯片单位无尘室、还有卫星上那些比较专业的芯片设备设计单位都跟他没有合作,在做这一块已经有几十年的经验。”

  宁为点了点头,感叹道:“没问题的,只看最后测定的这些参数就能看出他们的专业,全部是按照最高标准来的。还有里面的无尘操作台,跟管道系统,这效率太高了。”

  陈明才开口接道:“哈哈,宁博士满意就好。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你在设计图纸里那套机械臂系统,说实话,其中一些精密件,我们咨询了很多厂家都达不到标准。也找了些合资厂家的工程师咨询过,造是造的出来,但如果要达到你要求的精度,那需要重新购买一些车床设备来升级产线,这个时间就没法确定了。而且要价格非常昂贵,还要预付设备升级费用,人家才考虑接单。”

  “本来当时想联系你的,看看这个标准能不能稍微放宽些。不过当时我们的工程师觉得没有必要,反正联系你了就算标准不能放宽,那就要拖上起码半年时间才有符合标准的机械臂可以使用。正好有一批标准其实也算接近要求的类似产品,干脆就直接先上了。不过在上这批机械臂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未来可能需要拆除、升级,所以拆卸更换的难度很小。这大概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吧?”

  陈明才介绍的时候,宁为已经拿起了摆在无尘操作室入口处案台上里面各项器材的介绍,很快就按照陈明才的话找到了标准化操作台上机械臂的各项参数,飞快的浏览了一遍之后,实事求是的说道:“不是客气,其实我提交的那个计划里很多标准本就留有冗余。这个标准已经可以了,升级版暂时也不需要去另外购买,这钱让别人赚了不如自己来升级设备。那些精密件可以在实验室里自己做出来。”

  “哈哈,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宁博士真能在这个实验室里做出成果了,肯定会想办法进行工业化升级。到时候那笔钱与其让外人赚去了,不如我们自己给弄出来。不容易啊,宁博士,就这一栋三层小楼,十来天的时间算下来就已经投入了好几个亿啊。”陈明才意有所指的说道。

  宁为认真的答道:“放心吧,陈董,这是第一批投入,接下来要花钱的地方更多。几个亿这才到哪呢!”

  “额……哈哈,宁博士说的对,走吧,三楼是这栋楼的总控制室,网络这一块我们可是拿捏的很稳,网线直接接入到了对面你的超算中心。保证了实验室跟超算中心的连接不受任何外部网络环境的影响。”

  好吧,当初宁为压根就没想到他构想中的大型实验室群会直接建设在超算中心周边啊,自然不会考虑直接把实验室跟三月的主战场做最直接的物理连接。谁知道这手笔大到能直接把这块寸土寸金的产业园区直接分出来。

  这当真是大手笔、大气魄啊!真的,看着眼前的实验室,宁为觉得他要不能兑现曾经向柳唯许下的诺言,就对不起全体华夏人民啊……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