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和学生的纯肉H 又舒服又浪的岳

读书笔记2021-10-23 10:33:13节点教育网

“这……这校园里的小树林,能有……野猪?而且还在做这种事?这……这也太奇怪了吧?”

  “也许是为了模仿自然的生态环境,教导学员们都要爱护大自然、保护动物?”杨天一通胡编,然后道,“总之咱们还是快走吧,等会那两头野猪万一被咱们打断了好事,朝咱们冲过来,可就不好了。”

  辛西娅还是有些懵,但出于对杨天的无条件信任,还是点了点头,准备和杨天一起悄悄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身后的远处传来,并且迅速靠近。

  杨天二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赤红色绸布长袍的贵族男子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看年纪,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不像是学院里的老师。不出意外,应该是高年级的学生。

  他颇为高大,大概有一米八五的样子,体型也是比较魁梧的那种,所以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时,颇有威慑力。

  而且他的眉头紧皱,眼中冒火,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咬牙切齿的,似乎正因什么而发怒。

  他这么一走过来,辛西娅都微微有些发怵,躲在杨天身边。

  杨天轻轻搂住辛西娅,拍了拍她的香肩。

  而这时,男子也来到了离杨天两米外的地方,打量了杨天二人一眼。

  他的目光只在杨天身上停留了一秒,然后就落在了辛西娅身上,接着就有些愣住了,似乎是被辛西娅的美貌给惊艳了一下。

  但过了大概一秒钟,他胸中的怒火驱使他很快从这种惊艳的情绪中走了出来,让他意识到还有比看美女更重要的事情。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对狗男女?”男子咬牙说道,“男的是褐色的头发,女的是稻黄色。”

  辛西娅微微一愣,然后很干脆地摇了摇头,“没有。”

  她是真的完全没有看到。

  可杨天则是挑了挑眉——因为他之前通过灵识扫到了,不远处那对树丛里正在嗨皮的男女,发色就是褐色与稻黄色。

  不过正在他想着要不要说出来的时候……

  红衣男子的眼神很不错,余光很快注意到了不远处那树丛的晃动。

  他僵了一下,再仔细听了一下声音,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草!”

  他大骂一声,朝着那边跑了过去,很快冲到了树丛前。

  “啊啊啊!”

  “我靠!”

  两声惊呼。

  树丛后很快蹿出一对一脸惊恐地男女。

  正是褐发男与黄发女。

  褐发男本是全身赤果,此刻抓了一件外套盖住了下半身。

  他的身形颇为瘦弱,跟红衣男子比起来就更是显得弱不禁风了。

  而黄发女则好一点,上衣是穿着的,只是有些凌乱。此刻她匆忙的将裙子扯上了,也算是衣能蔽体了,不至于太暴露。

  容貌上,她长得似乎还不错,能算是中上姿色了,身材也颇为纤柔,有几分少女的诱人。当然,跟辛西娅、克莱儿这种极品美女相比还是差的很远,但放在普通人眼里已经算是少见的美人了。

  此刻,这两人的皮肤都是潮红一片,彼此身上露出的皮肤上也都满是吻痕,刚刚在做什么根本不言而喻。

  “钱德勒,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黄发女惊恐地看着红衣男子,道。

  红衣男子怒不可遏地看着这两个狗男女,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丢在了地上。纸条上隐约可见是写着字的。

  “休利亚你这贱人,你背着我跟克劳洛这畜生搞在一起,还当我不知道?你们约定幽会地点的纸条都被我找到了!”红衣男子怒吼道。

  “我……我……”名叫休利亚的黄发女子被吓得脸色开始发白,浑身微微哆嗦,躲在了克劳洛的后边。

  克劳洛,也就是那个褐发男子,此刻衣不蔽体,只能用一件外套遮住下边,可以说是无比狼狈了。

  但面对红衣男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硬气起来。将外套往腰间一绑,解放出双手,然后挺直身子,直视着红衣男子道:“钱德勒,你清醒一点吧,休利亚从来就不喜欢你,她喜欢的一直是我。要不是你威逼她要灭了她的家族,她才不会答应跟你在一起。你用这么无耻的手段逼她跟着你,真的有意义吗?你永远也得不到她的心的,还不如宽容一点,放过她,这样我和休利亚都会感谢你的。”

  “她不喜欢我?可笑!她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女人,整个年纪的人都知道!”钱德勒双眼火红地瞪着克劳洛,大吼道,“你现在跟我的女人在这里幽会,在这里苟且,还让老子宽容一点、放过你们?我看你真是脑袋被门挤了吧!”

  躲在克劳洛身后的休利亚听到这话,有些害怕,有些犹豫。

  但犹豫了数秒,她还是探出头来,努力地说道:“我……我真的不喜欢你,钱德勒。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无法忍受再待在你的身边了。我喜欢的一直都是克劳洛。”

  钱德勒听到这话,更加恼羞成怒了。

  “住嘴!我看你们这对狗男女真是乱搞搞得都失了智,你们是不是忘了我钱德勒是什么人了?敢这样背叛我、冒犯我,我看你们是真的不想混了!”钱德勒大吼道。

  但他大概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到直接动手——毕竟在学院里,无端动手伤人可是大罪。

  于是他瞪向克劳洛,道:“克劳洛,你要是还是个男人,就出来跟我决斗!如果你赢了,我就同意放手,让你们在一起。如果你输了,你就自己剁了自己那玩意,一辈子都别再当男人了!”

  “啊?这……这怎么可以!你太过分了!”休利亚大惊失色。

  克劳洛更是脸色一白,浑身一僵——钱德勒开出的赌注真的很让他动心。如果真能让钱德勒放弃追究,能和休利亚名正言顺地在一起,那他真是拼了命也得去争取一下。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神术水平本来就比克劳洛低一个层次。若是真按这个赌约来,那他不就是铁定要变成一个活太监了?

十几米外,杨天和辛西娅这时倒是完全没受到注意,可以安心吃瓜。

 文学


  两人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单纯的被绿了的男子来抓奸、进行正义执行的故事。

  可一听他们的对话,这其中似乎还有隐情啊?

  “是那个红衣男的,逼着那个女孩子和他在一起?”辛西娅小声问杨天道。

  “听他们的说法好像是这样的,”杨天有灵识,对现场的情况、每个人脸上的微表情都有更细致的观察,所以联想起来也更加清晰一些,“看他们的着装、气质,这三人应该都是凛冬城的贵族。不过钱德勒应该是等级比较高的贵族。按照他们的言辞可以判断,休利亚和克劳洛本来是互相喜欢的,但钱德勒靠着家族的力量,威逼休利亚和他在一起,否则就毁了休利亚的家族。所以休利亚不得不和钱德勒在一起了,但内心还是喜欢克劳洛,这才来和他偷欢。”

  辛西娅是个来自乡村,非常传统的女孩子。

  偷情这种事情,在她的眼里,是非常卑鄙无耻、令人憎恶的事情。

  可是,了解到事情经过之后,她却有点憎恶不起来这个女孩子了。

  “那个女孩子……的确有不对,但更不对的应该是那个钱德勒吧。哪有这样利用家族来威逼女孩子就范的?”辛西娅想了想,有些愤慨地说道。

  杨天点了点头,很同意辛西娅的观点,道:“那要不……咱们帮帮那对苦命鸳鸯?”

  “诶?怎么帮?”辛西娅疑惑道。

  杨天微微一笑,松开辛西娅,道:“你在这里看着就行,我过去解决。”

  说完,他就朝着那三人那边走去了。

  正巧这时,克劳洛低着头纠结着,就快要咬牙同意了。

  而杨天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来到了他们旁边,对着钱德勒说道:“你靠着家族的力量,以大欺小,逼着这个姑娘做你的女朋友。而现在,你又想靠神术的力量,以大欺小,让这位克劳洛自己把自己阉了。总是以大欺小,不太合适吧?”

  这话一出,钱德勒、休利亚、克劳洛三人都愣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无关的路人前来插手。

  钱德勒愣了两三秒,脸都黑了,冷冷地看着杨天,道:“这是我们三个人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赶紧给我滚蛋!”

  “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就看不惯你仗势欺人,不行么?”杨天轻笑道,“你要是想打赌,可以啊,不过这位克劳洛估计是打不过你的,我来跟你打,怎么样?”

  “诶?”克劳洛和休利亚都瞬间惊呆了。

  钱德勒也有些懵了。

  他重新打量了杨天一眼,只觉完全陌生。而且看这年纪,也不像是高年级生啊……

  “你……是新生?”钱德勒问道。

  “是啊,怎么了?”杨天很坦诚地说。

  “一个新生,敢来跟我切磋?你是想死了吗?”钱德勒忍不住冷笑起来。

  “那倒不是,我觉得你应该切不过我,”杨天摊了摊手,道。

  “放尼玛的狗屁!老子打你可以打一百个!”钱德勒嗤笑道,“行啊,如果是你来代替他切磋,我同意。不过你得问问克劳洛这个懦夫同意不同意。毕竟你来切磋,还不如他自己来有胜算呢。”

  而克劳洛和休利亚此刻就有些僵住了。

  克劳洛看向杨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这位小兄弟,你肯出来帮忙,我们很感谢。但是……这个赌约毕竟关乎到我的……我的那啥啊。让你来替我打,不就等于认输么?还是算了吧。”

  杨天回过头,来到克劳洛旁边,微笑说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自己跟他打,有机会吗?哪怕是百分之一都可以,有吗?”

  克劳洛听到这话,顿时一僵,脸色发白,僵硬了数秒,很不情愿、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钱德勒是城里的高等贵族后裔,血契等级有足足八阶,如今的水平也有五阶神术师了,而我……我只是个低等贵族后裔,血契远不如他,如今也只有三阶,”克劳洛咬着嘴唇,道,“如果真打起来,他不做出自杀式的失误,我……几乎没有任何机会。”

  杨天听到这话,倒是一点不意外——想都想得到,如果克劳洛真有和钱德勒一战的水平,那他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两情相悦的女孩子被逼得做钱德勒的女朋友、而只能选择和她偷欢了。

  “既然如此,那你上,就是必输。那么换我上,无论如何,结果都不会比你上更差,对吧?”杨天开始了劝说。

  “可……可这没意义啊,我们谁上都是必输啊,那我不就必定要接受惩罚了?”克劳洛不解道。

  “那可不一定,”杨天微笑着摇了摇头,“我虽然神术水平不一定有你们高,但我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我可不会输给他。”

  “特殊能力?”克劳洛疑惑地看着杨天,“你是指……”

  “你可以试试,用拳头往我胸口打一拳,可以稍微用点力但不要太用力,”杨天挺起胸膛,说道。

  “呃?”克劳洛愣了愣,但见杨天如此笃定,还是点了点头,决定尝试一下。他抬起拳头,稍微用力地往杨天胸口捶打了一下。

  “咚——”

  在拳头锤上杨天胸口的瞬间,克劳洛就感觉自己锤到了一块巨石上。

  不但无法撼动分毫,还有更强大的力量反震了回来。

  克劳洛瞬间被震退了两三步,拳头都微微有些发麻了,懵了,“这……这是……什么?”

  杨天不想再多解释了,看着克劳洛,道:“好了,现在你该选择了。要么,放弃这个赌约,彻底丧失和休利亚在一起的机会。要么,你自己上,必输无疑。要么……让我来代替你切磋,博取那么一丝丝的胜利机会。你选吧?”

  克劳洛再次陷入了纠结之中。

  作为一个男人,他当然想自己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而战斗。

  可他也自知力量孱弱,相对于想自己战斗的想法,他更在乎的是能不能和休利亚在一起的结果。

  于是,犹豫了大概四五秒,他终于狠下心来,点了点头,“小兄弟,虽然我们之前不认识,但……就靠你了。我真的很想和休利亚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如果你能帮我们实现,你提什么要求,我都无条件答应!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