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一起玩弄娇妻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读书笔记2021-10-23 10:31:09节点教育网

“洪书记刚刚做了回单汇总。”

  “是两家港商。”

  说着掏出小本子来打开,里边记录港商名字,公司。“鲁局,要不要地我打听一下那两家公司。”

  “不用了。”

  “具体数目是多少?”

  “一共一万五千个手提篮。”

  数量上并不算多,当说去单价的时候,鲁龙锦还是有些意外的。“一个篮子二美元五十美分,手提篮价格怎么会这么高?”

  “这个我也问了一下,这是李栋定的价格,具体原因还要问着李栋。”

  “李栋人呢?”

  鲁龙锦有些不想下楼吃饭了,本来想要与民同乐,彰显一下自己和蔼可亲,可现在要去食堂,这家伙遇到李栋,这个混小子不定怎么得意,顶撞他呢。

  到时候他可要丢人了,要知道,李栋可不会跟着他客气,那小子冲动起来,可拦不住。

  “李栋说食堂饭菜不好吃,他们打算出去吃顿好的好好犒劳犒劳一下。”

  “果然,这些乡镇企业一点组织纪律都没有。”

  “可不是嘛。”

  鲁龙锦看了一眼年轻干事。“去帮我打份饭菜,我就不下去了。”

  “我这就去,鲁局。”

  食堂这边,大家等着鲁龙锦,尤其是池城地区这边一些人,这一次池城地区完全被鲁龙锦给放弃了,大家心里也有点气,只是没办法发,现在李栋干了一件打脸的事。

  大家都等着看鲁龙锦铁青脸色呢,鲁龙锦回到自己房间,脸色铁青,握着手里的饭盒,表情十分阴沉。

  “看了鲁团长今天不下来了。”

  “可惜了,李栋也不在,本来还想看一场大戏呢。”

  “是啊。”

  “没想到,这个李栋还挺有本事,拉了几个港商。”

  “吴涛你说是吧?”

  吴涛翻了一白眼。“我倒是不这么认为说不定这港商李栋本来就认识,这订单,只是走个流程。”

  “啥意思?”

  “吴涛你了解什么内幕吗?”

  “吴涛,不能吧?”白客明白吴涛意思,这些人不定就是李栋什么亲戚朋友之类,做做样子的。

  “真有内幕,快说说?”

  吴涛把自己猜测说了一下,众人砸吧砸吧还别说真有可能。“再看看,即使亲戚也不可能三番五次的帮忙,总归要显出原型的。”

  “这倒是,接着看呗。”

  李栋连续数天晚上在东方宾馆,花钱如流水,不过值得,几百开钱外汇券砸下去了,里边服务生,主管基本都跟着李栋熟悉了。客人的一些资料李栋都有了,这年月外汇券还真是好东西。

  “栋哥。”

  “派送完了?”

  “嗯。”

  “走吧。”

  这一晚上,李栋又忽悠了几个港商,用香港后世东西忽悠现在港商,李栋觉着还行,不亏。明天不定还能增加几个单子,大单子难,不过小单子一天二三个也不错。

  “可惜,这里不给办宴会。”

  李栋本来想要在东方宾馆搞一个自助餐宴会,请着里边客人,只是这边经理不同意,那没办法了。“回去还有写邀请函。”宣传单没了,李栋打算再搞点邀请函。

  自助餐会,请一些外宾,港商,回到东河宾馆已经晚上八九点了。

  “咚咚咚。”

  “谁啊?”

  “是你们啊。”

  打开门一看,是吴孟来,吴孟国,石花,石艳,白客等人。“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大家请进。”

  “喝茶。”

  李栋屋里摆放可是挺齐全的,暖水瓶好几个,茶壶茶杯,还有一些零食糖果,一应俱全的,这可都是货柜车带着东西,甚至还有拖鞋等,李栋全都齐全了。

  “坐,喝茶,还是喝咖啡?”

  “还有咖啡?”

  “速溶的,要不要试试。”

  石画石艳点点头,吴孟来几个对视一眼跟着点头,咖啡他们听说过,还真没喝过。“要不要加糖,不加的话有点苦。”

  “苦的?”

  “加奶加糖的话会好很多。”

  李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等会喝了咖啡你们就知道了,打扰别人休息是多么不礼貌的一件事。

  “李栋你平时喝加吗?”

  “加一些。”

  “那我们也加点。”

  “那好。”

  冲泡了几杯咖啡,李栋招呼大家坐。“真羡慕你,一个住,还有卫生间。”

  “呵呵。”

  李栋笑笑,没说啥,总不能说,自己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这有点嘚瑟。“你们今天怎么样?”

  “别说订单,过来的客商都很少。”

  “唉,怕这一次要空手而回了。”

  “其实没关系,茶叶不怕卖不出去。”

  “价格不一样。”

  国外订单用的美元,价格高结算还有一部分补贴,对不国内价格高至少五成,这还不说,有外汇订单的,待遇都不一样,物资上有倾斜的。

  “李栋你真厉害,一下就两单。”

  “还好吧。”

  李栋谦虚笑笑,心说,不定明天还有呢,想想还有点小得意,虽然一天忙活到晚的,宣传单,名片,唱歌,聊天,扯淡,后世一些理论都给李栋捣鼓出来,总算拉了一些商人。

  一直到九十点,这几位才离开,李栋洗漱一下就睡了,不过他们几个喝了咖啡,一晚上可难受坏了,第二天顶着熊脑眼睛,见着李栋时候满满幽怨。

  “哈哈。”

  “栋哥,咋了?”

  “没事,走吧。”

  吃过早饭,李栋流花展馆,看着上面中国出口贸易展览会。

  “希望今天多几单子。”

  上午的时候,一个港商签了一单,五千个,可惜一上午只有一单,李栋没办法,昨天没忽悠住。

  “栋哥。”

  “有事?”

  坐在东风外贸公司区域,李栋和黄胜男,刘慧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倒是不无聊。

  “卫东让俺过来问问小鬼子的铭牌换不换?”

  “派发出去的哪些?”

  “嗯。”

  “换给他们,毕竟我们要讲信用,不能跟着小鬼子似得。”

  “哦。”

  “对了,几个?”

  “六个。”

  “还不少啊。”

  李栋嘀咕。“那我去看看。”

  来到这边,四五个小鬼子叽叽哇哇的,韩卫东哪里懂什么日语,可这边没有翻译,刚一波来了太多小鬼子了,大展区还有翻译,李栋他们这个展区开玩笑。

  没人,除却大公司自己带翻译,眼前这些占便宜,看起来没请翻译。

  好在李栋会日语,几句话下来,李栋嘀咕,这些小商人凑啥热闹。

  “李先生。”

  “这些是真的吗?”

  一个中年商人指着海报上一小字问道。

  “变现金刚授权同款手提篮?”

  “是的。”

  “真的。”

  李栋抽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

  五次郎接过名片,突然惊讶看着李栋。“您是变形金刚的作者,请原谅我的失礼。”

  “你太客气了。”

  李栋嘀咕,这个鬼子,搞什么东西,本以为陪着聊着一会能骗点订单,最后人家十分礼貌鞠躬离开了。

  “栋哥,小鬼子不是挺有钱的嘛。”

  “总有穷人,我们就遇到了。“

  这能说啥,运气差呗,不过手提篮在日本倒是有一点市场,李栋叹了口气,不行再走走屯田正一的路子,下午没有订单。这一天李栋忙活的半天,只有五千订单。

  大家有些沮丧,可相对其他依旧算不错了。

  “你怎么来了?”

  回到东河宾馆没一会,黄胜男竟然找来了。“日本出版社打电话过来,询问关于授权的事,张姐让我过来问问你。”

  “授权?”

  “什么意思?”

  黄胜男说了情况,是有人打电话给出版社,询问李栋变形金刚是否授权一家中国手提篮厂家。

  “还有人问这个?”

  李栋哭笑不得。“要说,这还真有,我海报就用了,走吧,我跟你过去和张姐说一下。”

  来到东方宾馆,张丽这边也挺意外,出版社费了好大劲才联系到自己,说是上午有人咨询这件事,下午人家又催促了,这家公司挺大,出版社不该太怠慢。

  询问公司是日本一家连锁大型商场,其中有书籍售卖区,要不出版社不会这么紧张。

  “张姐,你帮我给那边发个授权书。”

  授权的单位不用说了,韩庄竹编厂,授权书发着过去,李栋陪着两人吃了个晚饭,回到东河宾馆还嘀咕,这个公司查这东西干什么。

  “栋哥。”

  “吃了没有?”

  “吃了。”

  “今天还过去嘛?”

  韩卫国问着李栋,李栋摆摆手。“不用了,宣传单也派发完了,名片也没了,我先做一些,明天再过去吧,你们早点休息,这几天忙得很。”

  “栋哥,你说俺们还有单子吗?”

  “怎么会没有,这才几天啊。”

  李枫拍拍几人肩膀,其实心里没底,自己宣传工作做的十分到位了,其他只能等了。

  “刚俺们去食堂的时候,好一些人嘀咕说今天俺们只有一单,明天可能就没订单,说,还说昨天订单都是栋哥你找的亲戚啥的。”

  “这些人也真是无聊。”

  李栋无语,自己有个锤子亲戚。

  “别听这些人放屁。”

  希望明天有个大单子,堵住这些人臭嘴,李栋心说还得多弄些名片,多派发一下

“没订单,我就说嘛,现在露馅了吧。”吴涛一听李栋这边一整天没订单,拍手称快。

 文学


  “是啊,谁想到,我还以为真是搞了那些花里胡哨东西的作用,没曾想不过是借着亲戚的手而已。”吴城附和着。

  “白客,看来这次你猜错了。”

  白客微微皱眉,不过还是有些不相信,李栋会拉什么亲戚搞单子,何必呢,有这钱干别的不好。不过,这会不好说,吴涛和吴城他们都这么认为,自己为了李栋辩解一二,开什么玩笑。

  要知道白客毕竟是钢铁厂的,吴涛的叔叔可是副厂长为了李栋得罪吴涛,没有必要,也不值得。

  “看来是我猜错了。”

  “哈哈哈。”

  “说什么乐子呢。”

  郑庆峰笑着走了过来,这位是代表是铜矿单位,他父亲是书记,不过这次没来,这位跟着过来刷资历,再有年轻人爱热闹,他们厂的单子都是往年合作对象。

  这两天签订了,合同金额过超过八十万美元,是安徽代表团唯一超过五十万美元大订单,说不定也是这一届安徽这边最大一订单了。

  现在五十万美元的以上都属于大订单,即使一些经济相对好一些省份这样订单也不多,要知道,整个春交会一般十多亿美元总成交量,可想而知五十美元已经算大订单了。

  “说李栋的事。”

  “哦。”

  郑庆峰倒是没把李栋这群人放心上,一群乡下来的,第一天运气好得了两单就以为自己多了不得。至于李栋,第一天过来就顶撞了鲁团长,颇为不智。

  这样的人,他连认识的想法都没有,狂妄,无知,至于之后李栋他们展区的事,郑庆峰觉着理所当然。

  “不过几个乡下人,眼皮浅浅薄了一些,以为几万美元就是什么天大的了不起的事了。”郑庆峰笑说道。“他们却不知道没有五十万朝上都算不上什么大订单。”

  “这会也就你敢说,真没想到,你们这一次拿到这么一大订单,八十万美元,即使周边几个省份少有这个大订单吧?”吴涛说起来颇为羡慕。

  “倒是不多。”郑庆峰带着些许得意之色。

  这种订单只有稀土矿产,还有一些大宗原材料才有,这些一般都是国有大型企业,不算在省内的,所有省内订单过五十万极少了。

  “即使几个矿业大省除却国有大矿这样订单也不多”

  “那是。”

  几个省里来的聚在一起聊的十分投机,大家对着李栋看法差不多,一乡下来的,还傲娇的很。

  “这些人又不知道说什么呢。”

  “肯定没说我们的好。”

  吴孟国哼了一声,这些地方来的人在省里这些人的眼里,那将是乡下来的,一个个不是竹编就是茶叶,全都是一些边角料的产业,这跟着泥腿子差不多。

  吴孟国这话说的一点不夸张,其他几个点点头。

  “谁让我们不是省城的呢。”

  石画石艳倒是想要凑上去,可惜人家不理,一乡下来的丫头而已,土老帽,即使不挤兑可说啥,聊啥你都跟不上。这就跟着北京大院那帮子人一样,八九十年代甚至九十年代,这帮子见识比内地广博一些,算是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

  这些人一直到现在骨子里还觉着自己高人一等,其他人都是乡巴佬,啥都不懂,只是二十一世纪了,大家都能自己去看,去想事情,这群人也就会被淘汰了,不甘心,嘚瑟,感觉国家没有他们快亡国了,其实他们才是一群没用垃圾,该进废料厂了。

  八九十年代那一套不管用了,当然现在是八零年,省城这帮子弟们确实眼界宽广一些。

  这些李栋也承认,当然比起后世,那家伙不过如此,如同李栋看他们一样。

  “李栋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来食堂吃饭。”

  吴孟来说道。“这些人不会给他难堪吧?”

  “应该不会吧。”

  吴孟国说道。“最不济李栋还有港澳的亲戚,他们还不一定有呢。”

  “说起这个你们说,李栋拿的那些订单,是不是他亲戚给的?”

  “就算是亲戚也不会给这么多订单,这可都是钱。”

  “可能其中有一部分是吧。”

  石画小声说道。“反正,李栋肯定有在国外或是港澳的亲戚,你们不知道,我听说李栋这一次带了几千块的外汇券呢。”

  “真的?”

  “几千块钱外汇券,这太吓人了。”

  “这亲戚得多有钱啊。”

  羡慕,甚至有些嫉妒,不管谁听着都有点泛酸,几千块钱外汇券,这家伙能买多少好东西,他们这些人地工资相对其实并不低,一月四十出头。

  这在池城算高工资父母出去说话都有面子的,好些人介绍对象那种,可一年下来最多攒个二百来块,这都挺好了。可李栋啥都不干,认一门亲戚抬手就是几千外汇券。

  这太令人嫉妒了,尤其是他们都算的上文化人,懂的多一些,外汇券是啥东西,没人不清楚。

  “你说,我们要不要找李栋兑换一些。”

  吴孟来说道。“我这次过来带了一百多块钱,本来想去商场,不过要是换了外汇券就可以去华侨商店看看,那里全是稀罕玩意。”

  “外汇券现在挺吃香,一百多也换不了多少吧。”

  “能换多少是多少,一会见着李栋问问看。”吴孟来说道。“就算买不到啥好东西,进去见识见识也是好的。”

  “对对对,我也换一些,我觉着那个咖啡挺好,我听说华侨商店有。”

  “对,还有巧克力糖果,我打算买一些带回去给亲戚朋友尝尝。”石画附和妹妹,前天他们去李栋房间,喝了咖啡,吃了一些糖果,巧克力以为李栋那里好东西肯定说华侨商店买的。

  要不然,外边可买不到这样好东西,她们去过边上商场,没见着咖啡和巧克力。

  “那我们回头去一趟。”

  “好啊。”

  几人见着饭菜吃的差不多了,李栋还没见着下来,想来又出去吃了,果然有钱就是好了,不有个资本主义社会的亲戚就是好。

  “栋哥。”

  “怎么不下去吃饭?”

  早上,李栋一般还是在东河宾馆吃,毕竟早饭现在没啥花样,去着东方宾馆吃了两次没啥新鲜的了。

  “赖的去。”

  “难道又有啥说法不成?”

  李栋可是知道,别看代表团人不算多,可分着好几波,省城一波,各地市一波,再有李栋算单独一波,还有就是几个大企业超脱之外,其他嘴碎的很。

  尤其是年轻,不知道还当都是媒婆出身呢,李栋就知道吴涛没少编排自己。

  “走吧,理会他们做什么,惹着自己生气不值。”

  李栋笑笑,这两天没啥单子,李栋是有点急,好在昨天张丽说了,她那边确定了三万件单子,这一笔可好几万美元,加上先前的五万美元一下就过十万了。

  到时候谁还好说,十万美元,这绝对是池城不,甚至地区最大成交额了,即使算上省城,不包括几家大厂,大宗货物交易,单独一家厂子,十万美元算的上顶尖的了。

  有了这份得意,李栋倒是想要看看,这些人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来到食堂,果然看到吴涛,吴涛傲娇的样子,李栋笑笑,这几天这个吴厂长侄子可没少蹦跶。

  “吴干事胃口不错嘛。”

  “还好,总比一些人胃口要好,怕是有些人吃不下去饭了。”

  “谁啊,胃口不好,我这里有健胃消食片,可以来几片。”李栋笑说道。“给我二十包子,这几天不知道怎么的,胃口突然变好了。”

  “哼。”

  吴涛哼了一声,吃货。“李顾问胃口好,可其他人可不定有啥胃口了,我可听说池城这边几天没一个单子。”

  “你啥意思?”

  吴孟来听着吴涛的话,怒了,他们茶叶厂,这一次到现在一个单子都没有,这不是说他们嘛。吴涛撇撇嘴,真是,还有对号入座的,不过无所谓,这群人跟着李栋没啥两样。

  “我没什么意思,实话实话罢了。”

  “吴干事,别跟他们浪费时间,咱们可要赶紧吃饭,一会还要处理昨天订单收尾呢。”吴城这一说,吴涛一拍额头。“你看,昨天厂子签了两个订单,最后一个没来及弄好,你看我这记性给弄忘了。”

  “李栋,你们慢吃,我们事情多,可不等你们了。”

  “对对对,慢吃,去了没啥事情干。”

  吴城这人顺着吴涛,比吴涛还要直白,嘲讽。

  “栋哥。”

  “没事,吃饭。”

  李栋笑笑。“吃饱了才有力气签单。”

  “唉。”

  韩卫东这些人对李栋十分信任,李栋说有单子,他们就相信会有单子。

  至于吴孟来他们自己管不了了,先吃饭,肚子还真有点饿了。吃完早饭,李栋早早就过来,等着张丽过来签单。

  “李先生,早上好。”

  “五次郎?”

  这个小鬼子咋又找上自己了,李栋嘀咕一声。“不知道李先生有没有事情,我想和先生聊聊变形金刚版权的事。”

  “变形金刚版权?”

  李栋有些疑惑,五次郎掏出名片递给李栋,等李栋看完名片一下就明白。“唐吉坷德,卖书,还是玩具?”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