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英语老师的小兔兔好软

读书笔记2021-10-23 10:28:34节点教育网

“糖糖,不介绍一下。”

  阮糖用力挣开厉北辰的大手,一点用都没用,她一动,那死男人就抠她手心,弄的她心痒痒的。

  想用眼神杀死他,那个男人却还给了她一个迷人的微笑。

  阮糖猝!!!

  从厉北辰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墨白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是两个崽崽的亲身父亲,因为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实在是太像了。

  只不过,当年让阮糖怀孕了,现在才知道来追人,是不是太迟了?

  阮糖那么辛苦的时候他在哪里?现在孩子大了,就想再来追,会不会太晚了。

  “这位先生,您是不是应该放开我太太的手,这样子会不会不礼貌?”

  墨白本就是很温和的人,此刻面对厉北辰这样的人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戾气。

  太太?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厉北辰皱起了眉头,抓在手心那只手也不自觉用上了几分力道。

  太太两个字似乎不应该从旁人的嘴里说出来。而且不应该从一个明显对自己孩子妈咪有企图的人嘴里说出来。

  同样是男人,那个男人再怎么隐藏自己的情意,他可是看的明明白白。

  “厉北辰,你弄疼我了。”

  女人的猫眼里染上了水雾,眉头皱起,控诉的声音传来,厉北辰触电一般的放松了一点力道,但却没放手,让他放手是不可能的。

  “堂堂厉少来抢旁人的妻子,您觉得对的上您您的身份?”

  墨白虽着一身运动服,和常年在商场浸泡的厉北辰对上,丝毫没落下风,厉北辰也不得不高看了几眼这个年轻人。

  “呵…既然知道我厉北辰,那就不要有不该有的心思。”

  厉北辰冷冷的说出,丝毫没给对面的人留一丝情面。

  “厉北辰,你放开我,他真的是我法定的丈夫。”

  “你什么意思!!!阮糖,你…”

  厉北辰猛的一下放开阮糖,眼里是不可置信,他找了她五年,厉璟睿在他身边也四岁多了,唯一没想到的是女人已婚。

  他在椅子上坐定,头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蔓延了开来。

  就如同多年前一样,那个带着笑的小女孩一样,离他而去,他们真的没有缘分吗?

  为什么!

  怎么他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他自嘲的笑了一下,也是,哪有一个女人为了他这个一夜春情的人,会等他。

  这不就跟买彩票一样吗?他或许高看了自己,他本来自身就有问题,他这样被抛弃,被丢弃到臭水沟的人,哪里值得阳光般的女人为了他而折掉翅膀。

  “叨扰了。”

  他厉北辰也段不是会不择手段,拆散别人婚姻的人。反正他一直是一个人,那就让他一直一个人吧。

  厉北辰站起身转身离开,满身的萧索,看着这样离开的男人,阮糖不知道怎么有几分心疼,心里面堵住了一般,有点喘息不过来。

  她站了起来,站了几秒,又坐了下来,她不能和这个男人过多牵扯,本就是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对于这场“闹剧”,墨白仿佛没放在心上一般,脸上还是和煦的笑容,只不过台布下紧握的手出卖了他。

  他看的出来,阮糖应该是动了一点心的,只不过她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而且他们还有了两个孩子。

  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不管阮糖做什么选择他永远是她身后的后盾。

  “软软,你不打算告诉他两个孩子的事吗?”

  “洋洋他见过,不过我很奇怪,他和我抢了几次孩子,后面又不抢了?”

  这一点阮糖一直很纳闷,按照厉北辰做事的风格来看,他想要的,不过就是代价多少的问题了,难不成单纯只是抢孩子为了刷他的存在感。

  阮糖自认为她还没那么大的魅力。

  “或许,他认错了?”

  “认错?”

  阮糖愣住了一下,在查到的资料里厉北辰也确实是有一个孩子,据说是五年前一个女人给他生的,不过既然孩子有了妈咪,他干嘛总是来骚扰他。

  真的是狗男人。

  “刚才我那样说,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怎么会,当时还是我找你帮忙的,而且我们三年的协议也早就过期了,现在只是差了一个本子而已。”

  墨白眼里黯淡另外几分,他知道他们的协议过期了,如果可以,就这样稳稳的陪在她身边,他有时候美好的想过一辈子。

  “软软…”

  “怎么了?”

  阮糖抬起漂亮的美眸,看着眼前这个绝色温柔的男子,她知道她耽搁了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报答他了。

  “没什么…要不先点菜吧…”

  墨白眼神闪烁,阮糖以为是她一直没答应和他去办理手续,和她不好开口。

  “墨白,你要是有空,我们改天去把手续办了吧,我不能再耽搁你,你这么优秀的人,也不知道便宜哪个女孩子。”

  看着阮糖淡淡的说出来这些话,墨白心里也抽疼了一下。

  他想拒绝的,想说你愿意成为我身边那最幸福的那个女孩子吗?

  出口却变成了:“我随时有空。”

  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吗?在他们再次重逢的第一天,他突然觉得自己头有点晕。

  他以为他不在乎的,一切软软想做的,他都会支持,当年和阮糖签订协议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的眼睛好明亮。

  那些相处的点滴,突然涌进了他的脑海,那些不舍的情绪塞满了他。

  他扶住了脑袋,延缓了自己的眩晕。

  “你怎么了?白白,是不是又低血糖不舒服了。”

  阮糖一看墨白就知道这个家伙快肯定是最近全球巡演没好好休息,又赶路了又没吃东西,这家伙嘴挑剔的很,飞机上的那些东西他肯定不会吃的。

  “带了我之前给你准备的糖片吗?”

  “嗯。”

  “我帮你拿。”

  阮糖很熟悉的从墨白的口袋拿出糖果给了墨白。

  刚刚接触他身体那一点余温,比起糖来,墨白觉得阮糖才是这世上最甜的糖。

  没了她,他会怎样?

  他不管不顾的第一时间只是为了来见阮糖,那些身体上的异样早就被相见阮糖的兴奋给冲淡了。

  只是,让我守护你一辈子可好。

厉璟睿看见自家爹地气冲冲的走了,才从洗手间返回来,看着妈咪和这个哥哥熟悉的样子,觉得有点愁,到底什么时候他才能正大光明叫妈咪啊…

  爹地和妈咪还吵架了…

 文学



  不过,这个哥哥他一点也不讨厌,是他见了那么多人,唯一觉得不会比自家爹地差的人。

  竟然还会变魔术,看起来就好厉害的样子。还听到了什么协议,他也不是很明白。

  厉璟睿拿着自己的手机和阮洋洋发消息中。

  “洋洋,妈咪说的白白是谁啊?”

  “爹爹啊~”

  爹爹?

  “你不是说没爹爹吗?”

  “此爹爹非彼爹爹?”

  “?”

  “说来话长…”

  “…”

  “简单来说就是,妈咪的好朋友。”

  原来爹爹竟然是好朋友的意思?厉璟睿发了一个质疑的表情过去,明显就是,别以为我们两个长的一样,还有我年纪小你就可以骗我。

  “应该是妈咪和爹爹达成了协议,不过都是为了我和妹妹,他们两个真的只是好朋友的,你看别人家的爹地妈咪都睡一个屋,可是爹爹和妈咪都是各自睡各自的房间啊。”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他们又不喜欢对方,你担心什么。”

  厉璟睿想起那个哥哥看妈咪的眼神,他是看不懂,总觉得怪坏的,他说不上来。

  看来他要好好再观察观察,看见妈咪就觉得好甜,他要一直陪在妈咪身边才好。

  迈着小短腿跑到了阮糖的身边求抱抱。

  “妈咪~”

  “宝贝,去了那么久,小肚肚有没有不舒服,不舒服要告诉妈咪哦!”

  “没有…”

  “咕~”

  不合时宜的小肚子的抗议声,阮糖染上了笑。厉璟睿尴尬的小脸都通红,低下头不说话。

  “饿了吧,我给你点了你喜欢吃的菜哦,胡萝卜羹,胡萝卜菱白炒肉丝,红烧胡萝卜肉丸…”

  连续报了三个胡萝卜菜名,厉璟睿就抖了三次,天啊,为什么阮洋洋会喜欢吃这种魔鬼食物。

  他不要啊!!!

  他还是鼓起了勇气对阮糖说道:“妈咪,你能给我换几个菜吗?我最近喜欢吃青菜,不想吃胡萝卜…”

  不想吃胡萝卜几个字厉璟睿咬的很小声,生怕妈咪要是知道他挑食,就这样不喜欢他了,洋洋那么乖,一定很讨妈咪喜欢吧。

  “既然宝贝不喜欢,那就不要了。”

  阮糖摸了摸厉璟睿的小脑袋,厉璟睿只感觉到妈咪的手带着温热,那些害怕的小情绪都没了。

  厉璟睿仰起头,看着对自己笑的妈咪,觉得心里堵堵的,他想永远一直在妈咪身边。

  “妈咪,你会一直这么喜欢我吗??”

  阮糖抱起厉璟睿,亲了一口,惹的厉璟睿撇开了头,脸蛋更红了。

  “不管宝贝怎么样,我都不会不喜欢宝贝的啊。”

  只是阮糖觉得有点心酸,以前那么开朗的人,怎么碰到了厉北辰就那么的没安全感呢~

  阮糖看着墨白,弯起嘴角,耸了耸肩膀,眼神示意,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咯~

  就因为碰到了厉北辰,宝贝才这样,或许她哪天应该去找心理医生看一看。

  这孩子最近太没安全感了,好像总害怕她跑掉一样。既不喜欢说话,也不调皮捣蛋,一下子让她都很不适应。

  阮绵绵也快来了,到时候估计两个小崽子到一起了,应该也会好。

  饭菜陆续的上桌,阮糖率先给墨白勺了一碗汤。

  “白白,你先喝点汤,暖一下胃,看你刚刚嘴唇都白了。”

  “好。”

  墨白弯起嘴角,很愉快的接受了阮糖的关心。

  接着阮糖又给厉璟睿也勺了一碗。

  “宝贝,多吃点,看看你脸都小了。”

  墨白也是许久没见宝贝了,满眼开心,那像极了阮糖的双眼似乎带了一点陌生。

  陌生?

  墨白很奇怪自己的大脑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词!肯定是他想多了。

  剥掉一个大虾放到了厉璟睿的碗里。

  “洋洋,怎么不叫爹爹了?不想爹爹?”

  厉璟睿迟疑了半晌,还是叫了一下“爹爹”,反正是叫爹爹,不叫爹地,应该是不一样的吧。

  “乖~”

  然后墨白直接现场给厉璟睿来了一个大变玩具,一辆超级酷炫的飞机飞到了厉璟睿的面前。

  厉璟睿圆圆的眼里都是惊奇,眼睛里都闪着兴奋的光芒,显然很感兴趣。

  阮糖松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小子看来也不是无欲无求,这样她又放心了一点。

  “好厉害!”

  这也太厉害了吧,明明手里什么也没有,竟然可以变出来,好厉害,好棒。

  “还有,宝贝要多吃肉,才能长高,保护妈咪和妹妹。”

  “嗯,我会的。”

  后面墨白夹过来的鸡肉鱼肉他也都乖乖吃掉了,这个哥哥他很喜欢,夹菜的时候全部避开了胡萝卜,都是自己喜欢的。

  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就这么简单的达成了,阮糖看着两个人相处,勾起了笑容。

  “软软,你这次回来你推广的那个糖果怎么样?”

  “只去了一个晚会做推广,不过毕竟属于特殊的产品,相信的人不是很多。”

  想到这里她就想到,当时厉北辰一句话堵住了她的出路,到现在为止也没人来找她谈合作,她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头大。

  她虽然不差这一个业务,但是还是想给宝贝们做贡献的。

  墨白看着阮糖又是叹气,又是挠头的,笑了笑,也有让软软头疼的事?

  “是有什么难处吗?”

  “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厉北辰啊,他是真的和我有仇,我回国第一天就和他撞上了不说,我估计想要做好推广可能还是要靠他。你也看到了,现在蛮尴尬的。”

  墨白皱了皱眉头,下意识他就排斥厉北辰,那种男人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人,软软是女孩子,肯定也是不好相处的。

  而且,他们之间还有孩子的羁绊在,现在很明显软软不想和那个男人接触。

  “软软这样,要不你理好合同,我去帮你谈。”

  阮糖低沉的情绪,瞬间消散,是啊,她怎么没想到,找墨白啊。

  她本来就只准备提供配方,以后坐等分成,也不会参与公司具体运作,只要签订合同之后,她就离那个男人远远的。

  “那就太感谢了,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软软还和我客气,太见外了。”

  只要软软想做的事情,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帮她完成的。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