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我把震动器放在丝袜里-玩又大又白的球

材料素材2021-07-10 11:22:49节点教育网

文学

“妈,你说吧,不论你做了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我大了不用你惦记,只要你生活得好,我就开心。”张清扬说出这话来,心底涌起一鼓自豪,他觉得自己是时候说出这话来了,自己应该有能力承担些什么了。
    老妈自然也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自然心里十分的骄傲,“儿子,其实妈三年前就不上班了。你也知道你大姑手下有一家控股的重型汽车公司,所以她让我做了东北的销售总代理,妈把总部就设在了江平,不过平时不在江平,手下的人负责就可以了,我只是偶尔过去查查账而已,你也知道代理商是比较好做的。这几年东北大搞建设,所以生意很不错,我又和其它厂商联系,代理了好几款车型,顺便做起了中等轿车的生意。”
    “东北的总代理!”张清扬倒吸了口冷气,从床上坐起来,他知道刘家的大姑是做生意的,国内有名的富婆,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帮起了母亲,想想还是自己“父亲”的功劳啊。“妈,东北的总代理……你老实说,一年赚几千万啊?”
    他对汽车代理的这账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单是一个小小市级的代理商一年都会有两三百万的进账,更不用说东北这么大的土地,这么多款车型了!大姑可真是大手笔啊。
    母亲在另一头显得不好意思起来,害羞地笑道:“清扬,你不知道妈当初看到第一个月的收入时也吓了一跳,现在做了三年,加上偶尔还搞搞买进卖出的小房产,嗯……现在快到两个亿了……”
    三年……两个亿,不用花一分本钱,这挖金的速度,多少令人吃惊,张清扬半天没说出话来,他原以为顶多一个亿。
    “儿子,你别生妈的气,妈当时没有告诉你,就担心你的性子急,所以……我想等你工作以后再告诉你,你……不会怪妈吧?我知道你对‘他’一直无法接受,可是……他必竟是你爸……”
    张清扬知道母亲误会自己了,立刻解释说:“妈,儿子长大了,有些事也看开了,其实有刘家这门亲,对我未必不是件好事。我只恨这么多年他对你的漠视!”
    “儿子,其实他……一直没有变心,可是为了他的前途,妈只能再忍一忍了……”
    “他到是底是爱你,还是爱当官!”张清扬的火爆性格发作了,和过去冲动时没有两样。
    “清扬!”
    母亲的喊声令张清扬清醒不少,“妈,对不起,我……我只是一想起我和你曾经受到过的白眼就……无端的恨起他来……”
    想到离开延春之前的生活,他就很痛苦,从出生到长大,他可是一直被称为私生子的!虽然有父亲,可是父亲并没有在身边,也不能公开他的身份,这对张清扬幼小心灵的伤害很是巨大。
    “妈明白,可是不是有那么句话吗,身在江湖,身不由己。进了官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许等你进入了这个圈子才能理解他的苦处吧!”
    “妈,别说了,为了您我会适着改变自己的态度,我会慢慢接受他的……”
    “儿子,谢……谢谢你……”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再说了,你现在是富婆了,我也是有钱有势的二世祖,说什么也应该高兴才对呢!”
    “臭小子,等你回来,妈有礼物送给你!”
    “张丽同志,要可要警告示你,千万不能向政府官员进行金钱礼特等交易,否则……”
    “哈哈……傻儿子,看来啊,你还真想当官呢!”
    ……
    昨夜和老妈捧着电话长谈,张清扬翌日醒来,已经快十点。屋外的阳光被厚厚的窗帘挡住了,拉开窗帘,艳阳高照。
    张清扬手指捏着厚重的窗帘,满心感慨啊,有钱就是会享受,这窗帘太好了,过去早上总是被明亮的阳光晒醒,可昨晚这觉睡得真舒服,都十点了还浑然不觉,以后有条件说啥也弄上酒店的这种窗帘!
    伸了伸胳膊,有点困意未消,正想爬到床上睡个回笼觉呢,外边有人敲门。“谁啊?”张清扬以为是服务员,不满地问了一句。
    “小坏蛋,是姐!”门外的却是张素玉的声音。
    张清扬心想这妞来得真是时候,二话没想就跑来开门。张素玉进来一瞧,花容失色,指着张清扬的下半身喊道:“流氓!”
    张清扬此刻光着上身,穿着三角短裤,低下头一瞧,也羞得无地自容起来。男人早上的通病……
    张清扬回身去穿衣服,脸上讪讪的,“那个……你先坐着等我吧,我去冲个澡。”
    “流氓!”张素玉骂完,自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接着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笑。
    一个三十几岁的成年女人倒在自己的床上捧腹大笑,张清扬多少有点骄傲,不敢多看这香艳场景,快步跑进了卫生间。
    见张清扬走了,张素玉还偷偷地回想着刚才的场面呢,想想那高高的家伙,啧啧……不知道去掉了那小内裤是啥样子……想着想着不觉脸通红。
    张清扬回来的时候,见张素玉的脸还通红,取笑道:“干啥呢,还陶醉呢?”
    “坏蛋,快穿衣服,我先带你去吃饭,然后见我老爸去!”
    不敢再多言,担心这女人发起火来吃了自己,快速穿衣,两人匆匆下楼。这一折腾,已到中午。户外阳光四射,热得两人快步跑进车里吹空调。这种俊男靓女的搭配,引得一片尖叫声和口哨声,两人仿佛一对金童玉女。
    “姐,我们走在一起,还挺配的呢。”
    “配个屁,张清扬,我可警告你,你要再调戏我,小心我一脚踢你下车!”
    张清扬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不敢再说话了。保时捷飞快行驶着,路上遇到一辆警车,还友善地鸣笛,估计是这车的车牌有点讲究。
    没多久就到了江平市最有名的东海海鲜城,进去一看,张清扬一惊,没想到省会城市确实繁华啊,富丽堂皇的有些耀眼。两人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全由张素玉点菜。听到点的菜名,还有那瓶法国红酒,张清扬就知道这顿饭没几千下不来。
    菜上来了,张清扬很坤士地满上酒,这点礼貌还是有的。张素玉偷偷观察着他的神情,怎么感觉像一对小情侣似的呢。
    “那个……嗯,想好去什么部门工作了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张素玉做态地问道。
    

第6章 我罩着你

张清扬吃着螃蟹,想了想说:“我一个外来的,随便捡个别人剩下的就行了,官场上重视资历,我一个毛头小子,也就干干端茶倒水的活吧。”
    张素玉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见他说得认真,不像是做作的,叹口气说,“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北江省的刘书记是什么关系,但是就凭你是我的弟弟,我也不能让你去干那种工作。你要记着你的身份与别人不同,该摆架子就要摆架子,官场上不当的谦虚只能受人欺负!”
    “姐,我记下了,我知道你说的有理。”张清扬虚心接受,心说别看对面的女人偶尔像个小孩子,可是官场上的道道可比自己强多了。
    “嗯,态度不错,一会儿见了我爸,该怎么说话你知道,不要耍小聪明,领导就讨厌遇到比自己聪明的,与领导说话,要时刻体现出领导的智慧,明白吗?”
    “嗯,”张清扬只能点头。
    “好了,我也不倚老卖老了,快吃吧,你别怪姐多事啊!细节决定成败,你是颗好苗子,也有好的背景,姐看好你。”
    张清扬的血此刻沸腾了,不过只见过几次面而已,人家就这么坦诚相待,想不感动都不行。“姐,谢谢你。”
    “都叫我姐了,还客气什么!”
    “姐,你为什么不问我和刘书记的关系?”
    “男人的事情,女人要少问,这是我爸从小的教导,你想说的时候,我洗耳恭听。”
    这女人真不简单,张清扬很少佩服什么人,不过眼前的这位大姐姐却让他内心产生了悸动。
    刷卡结帐的时候,张清扬吓了一跳,两个人吃掉了八千多块钱,那瓶酒就好几千!见到张清扬的神色,张素玉淡然一笑,“我去延春时,你再请我!”
    这种给男人面子的细节心里,更令张清扬对她产生了好感,“姐,我们延春穷,可没有这地方,我只能请你到我家吃碗朝鲜族的冷面,外加一盘辣白菜。”
    “呵呵,成交,去你家看看阿姨也不错,听说是位大美人呢。”
    两人闲聊着去省党委的办公大楼,经过门卫时,门口的警卫还给了一个标准的立正。张清扬已经习惯了这种特殊的待遇。
    张清扬走进张书记的办公室时,态度坦然,平静地望着眼前的两个男人。见到这两个男人时,张清扬却是一惊,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也在。坐在主位上的张书记见到自己女儿领着人进来时,认真地打量起张清扬。
    当看到他那气宇轩昂的平静面色,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心说仪表堂堂,不愧是刘家的子孙。其实他并不知道,张清扬只是戏演得好一点而且已,心里也紧张得要命。
    “爸,刘叔叔,你们谈,我先出去了。”说这话的自然是张素玉。
    “小玉辛苦了!”高大威风的刘远山微微欠身。
    张素玉笑了笑,离开时却从后面拍了拍张清扬的后背。
    “坐吧。”刘远山和几年前的气度又是不同,随身而带的压迫力令人窒息。他正是张清扬的亲身父亲,要不是他的原配妻子几年前去世,真不知道他们父子何时才能相见。
    张清扬却没有坐下,而是走向办公桌,对桌后的双林省的张书记微微的躬身道:“张书记,您好!”
    张书记微微一笑,赞许地对张清扬摆了摆手,“客气什么,快坐下。”
    张清扬坦然坐下,挺直了腰板看向张书记,半点惧怕也没有。
    见到张清扬坐下,张书记却把脸转向了刘远山。“老弟,现在延春的政局不太稳,让清扬过去有点……”
    张书记这话说得有点无奈,看来堂堂的省委书记有时候是无法影响地方上政局的,他把这话讲给二人听,也是掏心窝子的实话,明着告诉你了,那是一滩混水!
    刘远山淡然一笑,“年轻人,历练一下也好。”
    刘远山看似只是随感而发,却道明了他对张清扬的心思,政局乱也许对他而言更是好机会。此事张书记自然也懂得,所以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桌上的坐机响了,张书记拿起来一听只说了两句话三个字。
    “是我。”
    “好。”
    刘远山好奇地看向张书记,没有多问。
    张书记平淡地看向他说,“延春的市委书记孙常青,要来看我,一会儿和常青研究一下清扬的工作问题。”张书记脸上的表情显得古怪,说:“要不然让清扬去省委某个部门怎么样?”
    刘远山却答非所问,吸着烟说:“延春市长是方国庆吧?”
    张书记顿了顿,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缓缓地说,“是啊,方国庆是省委刘为民副书记提名的……”
    张清扬渐渐听出了端倪,所谓的延春政局不稳,就是一二把手之间的较量,而这一二把手的较量实则是省委两位书记高层之间的较量!
    不是自己省内的事情,所以刘远山不好发表看法。而张书记之所以说这些,一是没把刘远山和张清扬当成外人,二来也是最重要的目的无非就是给张清扬交个底:孙书记是自己人!
    张书记见沙发上的一老一少都不说话,自己接着说:“以我的能力,让清扬在省委工作,还是行得通的。”
    其实这话的意思是说,双林省有我在,张清扬可以高枕无忧,我保你了!
    刘远山似乎是想说话,这时候外边有人敲门,张书记说了声请进,走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一进门看到刘远山和张清扬,便皱了下眉头,对刘远山客气地点点头,叫了声“刘书记”,然后才向张书记打招呼。
    张书记站起来,笑道:“长青同志,你来的正是时候,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从京城挖下来的张清扬同志,才子啊,交给你怎么样?”
    “张书记放心,我们延春正在开发建设,缺的就是人才,多谢老领导体贴下属!”
    张清扬主动地伸出手来,“孙书记,我一定好好工作。”
    “嗯,不错,真是青年俊杰啊!”
    几人客套一翻,才落了座。这时候孙书记看了看刘远山和张清扬,机警地对张书记说:“老书记,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张书记说:“没有外人,但说无妨。”其实意思说明了就是:在坐的全是自己人,放心吧。
    孙常青仔细斟酌了语言,说道:“老书记,信访办接到一封举报信,状告延春合作区管委会主任刘一水等人收受利民集团巨额贿赂,我已经安排人进行暗中调查。可是您也知道刘一水是刘副书记的侄子,合作区又是省管单位,所以我想省纪委出面更好一些………”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

换一换